当前位置: 首页
> 代表工作 > 代表论坛

推进南京长江国际航运服务业聚集区建设再思考

发布日期: 2015 - 12 - 21 浏览次数: 字体:[ ]

扈 国 庆

 随着世界经济和运输技术的发展变化,国际航运中心城市的功能已从“航运中转型”、“加工增值型”向集商品、资本、信息、服务等资源配置服务功能为一体的“资源配置型”转变。纵观伦敦、纽约等国际航运中心城市,除了拥有良好的港口硬件设施外,航运交易与咨询、金融与保险、海事服务等服务功能的完善,对国际航运中心的形成与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伦敦在传统港口运输增长趋于停顿的情况下,通过提供现代综合航运市场服务,形成了运作比较成功的“港区分离”模式,持续保持住全球性的航运中心地位。同样,香港、新加坡等积极地向“资源配置型”航运中心城市转变,极大地带动了中转货物量的增长,促进了航运交易服务的发展。这些国际航运中心城市的成功经验表明,航运服务功能的形成也需要具备历史文化、现有基础以及未来发展潜能等方面的条件。

当前,南京正在发展枢纽型经济,南京长江国际航运物流服务中心建设正在如火如荼开展,鼓楼区在南京主城拥有11公里黄金长江岸线、集聚200多家航运企业,航运历史积淀深厚,区域优势明显。当前,正值国家打造长江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南京打造中国航运(空)与综合枢纽名城的战略机遇时期,鼓楼区应把握机遇,充分利用区域优势,大力发展航运物流服务业,推进下关长江国际航运物流服务集聚区建设。

一、鼓楼区打造航运服务业聚集区具有相对优势

(一)历史积淀深厚。从国内外城市的发展来看,航运服务功能的形成需要具备历史文化、现有基础以及未来发展潜能等方面的条件。鼓楼下关自古以来就是重要的港埠,也是郑和下西洋船队的始发地。清朝时期,1867年美商旗昌轮船公司开辟了长江航线,在下关设“洋棚”,至1890年,在下关经营轮船客货运的航运公司有8家;1899年下关开埠后仅6年时间,相继有英商怡和码头、太古码头,日商日清码头,德商美最时码头建成,使下关成为具有一定规模的港埠。这些悠久的航运历史文化沉淀,给鼓楼留下了航运历史文化资源和建筑,也给鼓楼打造航运物流服务集聚区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二)航运企业聚集。目前鼓楼区已集聚了长航、长油、江苏运洋、南京远洋、江海等200余家从事内河航运、近海航运、远洋航运的航运企业。其中,中国长江航运集团南京油运股份有限公司拥有各类船舶65艘,计276万载重吨,年运输能力超过3000万吨;南京长江油运公司拥有运力217艘,52万载重吨;南京远洋运输股份有限公司管理各类船舶20多艘、运力达到100余万载重吨。此外,区内集聚了港口服务、船舶制造、航海设备研发、海员劳务合作、国际船舶管理、远洋船务工程、船舶物料供应和投资咨询服务等一批航运各产业环节的企业。

(三)服务基础良好。鼓楼区内聚集了南京海事局、长江南京航道局、南京地方海事局、南京市航运管理处等行业主管机关,集中了中国船级社南京分社、长江南京航道工程局、长江下游水文水资源局等服务机构,集聚了船级社、港口集团等航运服务企业和一批官方或民间自发形成的行业协会和民间航运组织,南京50%以上的航运服务行政管理部门和行业协会在区内设有机构,全市80%以上航运相关验收、评估等手续均须在区内办理,这些都为鼓楼打造航运服务集聚区创造了良好条件,也初步具备了航运集聚区的雏形。

二、鼓楼区打造航运服务业聚集区的设想具有前瞻性

(一)顺应了国家有关经济建设战略。随着国家“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战略的深入实施,南京港作为国际性、多功能、综合性江海转运枢纽港的地位日益显现,特别是长江南京段12.5m深水航道开通后,进出港大型船舶呈常态化发展,货物吞吐量呈现大幅上升趋势。鼓楼西北紧临长江,沿江黄金岸线9.3公里,拥有主城长江段核心资源的鼓楼打造航运服务业聚集区顺应了国家“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战略,也是贯彻南京“拥江发展”战略的前沿,对于发展航运物流服务业必将有一个光明灿烂的前景。

(二)找准了南京打造枢纽型经济的定位。交通运输部将“积极推进长江航运物流发展”作为近期长江水运六大建设任务之一,长江沿线兄弟城市之间对航运资源的竞争日趋激烈。近年来,秉承南京拥江发展战略,市委市政府正着力在鼓楼下关打造“以航运物流服务业为龙头、航运总部集聚、政府服务集中、配套服务齐全、航运研发汇聚”的南京长江国际航运物流服务中心,南京沿江各区县对现代航运物流重视程度前所未有。不久前,市委、市政府作出了大力发展枢纽型经济的决策部署,鼓楼区打造航运服务业聚集区正是对南京枢纽型经济战略部署的重要落实。

(三)满足了南京长江国际物流中心的建设需求。高质量的长江航运物流服务可以降低产品的物流成本,改善投资环境,提高其竞争力。南京是长江航运重要的区域中心城市,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直达南京工程正在建设,5万吨级的海轮不久后可以从远洋海域直接进入南京港,这对于南京航运物流服务业来说,是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鼓楼区航运服务业发展具有各方面的优势,大力打造航运服务业聚集区满足了南京长江国际物流中心的建设需求,对于开拓航运服务范围、提高航运的整体效益、促进沿江产业密集带的形成、实现航运效益增长方式有效转变和航运产业升级具有长远的重要作用。为南京长江国际航运物流中心建设提供了更宽的视野、更高的平台和更强的动力。

(四)挖掘了鼓楼区的发展潜力。滨江风光带、滨江商务区建设的进行,不断挖掘鼓楼区的发展潜力,为航运服务集聚区建设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一方面通过整合岸线资源,让出景观空间,同时,构建陆地、水上交通系统,配套观光、运动、休闲设施,打造出集旅游、观光、商务、休闲为一体的现代化滨江新岸线。另一方面启动开发“滨江商务区”,下关滨江商务区将为航运服务业集聚区的发展提供充足的发展载体资源。

三、鼓楼区打造航运服务业聚集区仍面临一些挑战

(一)国际国内航运业不景气。当前正值航运业长期低谷徘徊之际,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至今,低迷不景之象已蔓延并持续了七年。长低迷周期既为航运史所罕见,也被认为是海运贸易需求放缓与航运业下行调整周期的交互叠加。从现实看,由金融危机引发全球经济严重衰退并传导到海运贸易市场,运力过剩与市场泡沫空前膨胀,供求失衡进一步加剧,航运市场总体下滑态势至今未有根本改观,短期内难以改变,也深刻影响着航运服务业的发展。

(二)上级政策倾斜不够。对于打造南京航运物流服务集聚区,目前出台的建设政策多是市、区级层面,还缺乏省级层面的重视和政策倾斜,政策激励措施不够明显,有关补贴、费用减免、奖励政策难以与连云港、太仓等港口相比。这制约着南京航运物流服务集聚区的发展。

(三)政策扶持吸引力不够。南京航运服务业的发展离不开相关政策的扶持,南京鼓楼区集聚了200余家航运企业,占据了整个南京市的半壁江山,但是企业的绝对总量与上海北外滩等地区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一些政策对于航运要素集聚尚不具备足够的吸引力。建邺、六合等区近年来出台了一系列面向航运企业的优惠政策,吸引了多家航运企业进驻,客观上削弱了鼓楼做为航运服务集聚区的政策聚合作用。鼓楼区要打造航运服务业集聚区,也必须在政策扶持上出“硬招”。

四、鼓楼区打造航运服务业聚集区的对策建议

(一)抢抓战略发展机遇。在国家“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及南京打造中国航运(空)与综合枢纽名城的战略布局之下,围绕全市海港枢纽经济区建设“一带二核三区”总体布局,以下关滨江商务区为主要载体空间,着力推进下关长江国际航运物流服务集聚区建设,通过大规模航运物流服务载体建设和综合发展环境营造,不断集聚整合航运物流服务资源要素,加速传统航运物流服务转型升级,打造成为具备资源配置能力的国际航运物流综合服务功能区、具备产业特色和发展空间的现代服务业集聚区,使集聚区成为长三角航运一体化的支点、航运服务能级提升的引擎、航运总部经济积聚的高地、航运物流创新转型的集群。

(二)瞄准高端航运服务业定位。建设航运服务业聚集区,除了加快枢纽港建设,大力推进口岸物流、港口服务、仓储配送等实体产业外,还要围绕提升航运服务软实力的战略要求,优化航运商务环境,提高区域航运产业能级,发展航运经纪、金融保险、航运交易、信息咨询、教育培训等高端航运服务产业。围绕航运物流形成的产业,重点培育口岸、交易、金融、信息、人才、法律、船舶等航运物流服务,重点发展港口物流、水路运输、船舶代理、货运代理、船舶管理、邮轮游艇、海轮综合服务等高端航运物流服务产业。

鼓楼应以滨江商务区为基地,借鉴世界各国国际航运物流中心建设经验,通过集中航运机构、集聚航运企业、集合航运要素、优化航运服务、彰显航运文化、凸显航运特色,推进长江岸线整合利用,将航运高端产业导入下关滨江地区,推动滨江区域开发建设,全面提升南京长江国际航运物流中心建设水平,进而带动和完善相关产业功能,实现整个城市产业融合化发展,为南京参与更高层次的国际分工创造条件。

(三)推进规划、政策协调配套。滨江商务区作为南京打造海港枢纽经济区的五大片区之一,应切实做好建设规划和政策协调配套,与龙潭等公用港区错位发展、互为支撑,建设航运管理机构、航运企业总部、航运商务配套、航运研发创意等四个功能片区,打造长江流域重要的口岸服务、航运总部经济、航运物流综合服务、航运物流交易和航运人才交流等五大中心。利用区域国资平台参股投资,选择合适的优质载体资源,直接参与集聚区内重点项目建设,以增强区政府对企业选择、发展方向等方面的引导。

推动市政府出台扶持打造南京航运物流服务集聚区的特殊政策。对国际航运保险业务、船舶融资和租赁贷款业务实行财政扶持,降低航运保险、船舶融资成本,积极与国际接轨;对国内出口企业在本地投保海上货运保险给予财政补贴;设立专项资金,对航运物流企业购买办公楼、开展航运研发项目、召开航运物流会议、担保费补贴等项目进行扶持;对新引进规模企业、功能性机构、高端人才进行一次性奖励和购房、租房补贴。争取省里的政策扶持,使南京航运物流服务集聚区享受省里对连云港、太仓港的有关补贴、费用减免和奖励政策。

(四)提升平台服务保障水平。积极按照“财政资金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市场机制运作、保障投资权益”的基本原则,筹建航运基金,建设南京航运交易所,并努力打造成为省级航运交易所,提供口岸报关、航运信息、船舶交易、货运交易、航运人才和航运金融等六大服务,成为企业总部集聚、配套服务完善、政府服务集中的现代航运物流服务集聚区。

整合多项服务功能,构建口岸通关支持服务、航运信息服务、船舶交易服务、货运交易服务等为主要内容的航运物流服务配套体系。“一门式”口岸服务大厅,引进海关、国检、边防、海事等部门,搭建口岸通关支持服务系统,为用户提供“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的便捷通关环境。建立与口岸、交通、航道等行业管理部门,以及引航、港口、航运、代理等相关企业的航运信息共享机制,建设航运信息基础数据库,提供全方位的政策信息、业务信息服务等。提升船舶交易服务能力,在“南京船舶交易市场信息系统”和“南京造船信息平台”的基础上,开发建设船舶交易信息系统,提供船市动态资讯,编制船市行情报告,开发船舶价格指数等。筹建航运产业基金,主要投向航运项目建设、航运股权投资和船舶融资租赁等领域,为发展航运物流服务提供更完善支撑。

(五)强化政府主导、组织、协调能力。航运服务集聚区建设是一项综合性、系统性工程,建设南京长江国际航运服务业集聚区,需要坚持政府主导,这主要体现在规划、扶持、导向、制度建设等方面。政府要加强组织引导,认真制定集聚区建设总体规划,做到规划先行、科学指导。在区级层面要尽快成立具体运行机构,明确工作职责,建立定期沟通协作机制,强化在打造南京航运物流服务集聚区的开发建设过程中的沟通、协调、指导和服务,在促进产业发展研究、功能定位、项目建设上实现无缝衔接,力求快速推进南京航运物流服务集聚区的功能、产业、形态“三位一体”的发展。另外,在社会层面,要注重发挥航运物流服务中介组织的作用,引导市场主体之间加强交流和协作,深入分析船运公司、货运代理等航运企业之间的关联需求,逐步建成政府、中介组织以及企业共同参与的产业联动发展机制,积极引进辐射效应强的新型业态和企业,深化专业分工与协作,延伸航运服务业产业链,增强相互的依存度和凝聚力,加快航运服务企业集聚发展,提升航运服务业的集聚度。

 (作者系市人大代表,南京海事局局长、党组书记)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