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代表工作 > 代表论坛

对鼓楼区实行“医养结合”养老模式的思考

发布日期: 2014 - 12 - 24 浏览次数: 字体:[ ]

    随着高龄化和空巢化趋势的加剧,为有需求的患病和失能老人提供特殊而专业的医疗护理是必然发展趋势,也是打造“幸福鼓楼”、“健康城区”的必然要求。近年来,鼓楼区根据省市相关部门文件精神,积极开展医养结合工作,构建医养结合体系,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老人日益增长的医疗护理需求和养老机构专业医护水平之间的矛盾依然没有有效缓解。
    一、推行“医养结合”养老模式的必要性
    (一)人口高龄化和空巢化发展趋势对“医养结合”养老模式需求大
    鼓楼区老龄人口呈现基数大、发展快,高龄人口剧增,空巢化速度加快的态势,伴随而来的就是老年人健康和照护问题的增多。调查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中,慢性病发病率为53.9%,是调查人群平均水平的4.2倍,人均患有2至3种疾病。老年慢性病患者伴随着机能老化,常涉及身、心、精神健康和社会等多方面问题。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自然病程长,需要持续的、综合的医疗康复护理服务,对医疗卫生保健体系和养老服务体系都带来巨大的挑战,对长期护理服务模式提出了新的需求。
    (二)一般养老机构难以满足入住老年人的医护需求
    目前鼓楼区养老机构共40家,床位5223张,其中设立医疗机构养老服务机构9家,床位1480张,占总床位数的28.3%,每千名老人拥有可提供医护服务养老床位7.3张,拥有率不仅低于发达国家5%-7%的平均水平,甚至也低于发展中国家2%-3%的水平。而且,77.5%的养老机构只提供简单的生活照料,医疗服务甚少,这也导致鼓楼区养老机构的覆盖人群出现结构性缺陷,即基本生活能够自理的老年人受到欢迎,而最需要养老服务的群体如失能、失智老年人则被拒之门外。
    (三)大型医院难以提供细致的养老服务
    鼓楼区医疗资源丰富,有三级医院12个。但是大型医院主要关注急性病症的救治,对那些大病恢复期、后期康复治疗、慢性病、残障和绝症晚期的老年人无法提供细致的生活护理。而本应出院的老年人趋于风险最小化的行为选择,坚持留在医院,频繁“押床”。这加剧了大型医院医疗资源的紧缺,使得许多老年人的真正需求得不到满足,医院应有的治疗功能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医疗资源也未得到有效利用。因为,大型医院迫切需要“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来承担这些老年人的常规护理工作,以实现治疗、康复与护理的无缝衔接。
    二、鼓楼区“医养结合”养老模式发展面临的困境
    (一)服务主体参与积极性不高
    综合能力强的三级医院由于自身医疗资源紧张,主要关注于专科建设和专科化诊治,患者人满为患,医院超负荷运作,加之医患关系、医疗纠纷和养老行业的低利润等因素,医疗机构内设养老机构的积极性并不高。一些社区和小型养老机构主要是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一级医院合作,个别较大规模的养老机构虽然与附近大型医院签定了合作协议,但合作协议中服务内容、服务标准和要求不够细致明确,而且缺乏有效监管和问责,很难确保老年人突发疾病时能够得到及时救治。
    (二)服务内容单一僵化
    目前,鼓楼区“医养结合”工作主要是依托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鼓励养老机构设立医疗机构两种方式开展。受医疗设施简陋,医疗人才短缺等因素影响,区内16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往往注重为老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如免费体检,建立健康档案,为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病等慢性病老人提供治疗性措施等,忽视了健康教育、健康咨询、行为干预等服务内容。而9家设有医务室的养老机构主要还是以简单生活照护为主,以提供简单治疗为辅,无法为老年人提供疾病预防、治疗、康复、护理和临终关怀等专业医疗保健服务。
    (三)缺乏“医养”服务专业人才
    养老模式中,“医养”是重点,“医”是核心,而“医”中具有多学科专业知识的高级老年医学人才更是“重中之重”。当前缺乏从事老年医疗护理的专业人才,成为养老机构和医疗机构面临的共同问题。在欧美发达国家,从事医养结合的医生需要具备老年医学资质,而纵观我国卫计委和教育部的专业设置不难发现,没有针对老年科医生的专职培养和教育计划,没有老年医学专科培训基地、培训项目和资格认证考试。专业人才的培养有时间周期,如果不能从当下就开始筹划,那么即使有了充足的资本投入、健全的法律保障,人力资源的短板会让健康养老事业成为一个漏水的桶。
    (四)政府多头管理导致权责不清
    养老机构归民政部门审批和管理,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由老龄办组织实施,医疗卫生机构归卫生部门认定和管理,医保报销由社保部门管理。由于制度原因、行业差异、行政划分和财务分割等因素,民政、卫生、老龄和社保等部门都要介入到“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中,虽各有职能分工,但仍存在职责交叉情况。这种“多头管理”或“多头不管”的局面使得各部门对各项扶持政策的认识、调整和落实难以做到协调一致和横向整合。此外,能否纳入医保定点范围对“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的发展影响较大,但普通养老机构转型后难以获得医保定点资质。同时,由于监管体系的缺乏以及利益驱动,部分已过治疗期的老年人借机将常规的养老服务费用转移到医保,损害了医保制度的公平性。
    三、完善“医养结合”养老模式的对策
    (一)提高供给主体的积极性,完善服务方式
    鼓励一、二级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挥专业技术优势,转型为康复院、护理院、临终关怀院等“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直接提供养老照料和医疗护理服务,拓宽“医养结合”服务的供给渠道。对规模较大的养老机构,在符合医疗机构设置规划和基本标准的前提下,经卫生部门审查准入后可设立医疗机构。养老机构可以通过委托经营管理的方式吸收医院来运营管理,从而提升双方的专业优势,相辅相成。对规模较小且社区卫生服务不健全的养老机构可按规范的设置标准开设医务室、卫生所、保健站等,也可与附近医院协商在养老机构设立医疗联系点。规模较小且周边社区服务网络发达的养老机构,可与附近的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合作共享医疗资源,以法定协议形式建立具体明确的合作项目,确认双方责任与义务,形成流畅的双向转诊机制。
    (二)对应不同需求,完善“医养结合”服务内容
    由卫生、民政、老龄等部门成立专家委员会,对有需求的老年人实施健康评估,根据评估结果确定相应的服务地点和服务内容:对于健康老年人、无疾病的半失能老年人以及患有慢性病但生活仍能自理的普通老年人可以居住在社区或普通养老院,主要以生活照料为主,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医务室提供疾病预防保健、健康管理与教育、康复等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处于急性病或慢性病急性发作期的老年人,可以采取转诊二级以上大型医院的方式来解决,待病情稳定后再转移至“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进而接受医养结合的整体性服务。“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可以在充足的硬件和软件基础上贯彻持续照顾理念,在内部设置生活照料区、慢病治疗区、失能护理区、康复养护区和临终关怀区,通过能力评估和服务需求评估,分别收养基本生活自理能力程度不同的老年人,从而实现服务体系的内部整合。
    (三)培养专业人才,提高养老服务的专业化水平
    在专业人才培养方面,加强老年医学科医生的培养力度势在必行。教育部门要加大养老行业医护人员的教育培训,提高养老服务的专业水平。一方面,政府应每年拿一部分培训资金,用于培养老年科专业人才,进一步提高养老服务队伍的专业化、多元化、国际化水平;另一方面,养老机构就近与一、二医疗机构签订合作协议,开辟“绿色通道”,实现“双向转诊”,“人员互派”;同时,一二级医院与三级医院建立紧密联系,三级医院发挥技术优势,进行临床技术指导,一、二级医院的医护人员可到三级医院老年科进修和培训。
    (四)健全政府管理机制,完善“医养结合”保障体系
    “医养结合”涉及民政、卫生、社保等部门职能的交叉区域,应注重与现有制度的衔接,保证新型养老模式能健康有序发展。同时,既要体现公共服务的公益性,也可在政府引导的基础上,借助市场化手段,满足市场多层次需求。政府要紧密结合本地实际情况,科学制定养老服务体系总体建设规划,将“医养结合”养老模式纳入经济社会建设发展总体规划、城市建设总体规划和医疗资源分布规划。卫生、社保、民政和老龄等政府职能部门还需进一步加强横向联系,打破条块分割,明晰“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的服务性质、服务主体、服务对象和服务范围,制定和完善统一具体的机构建设标准、设施标准、从业人员上岗标准、服务标准和管理规范,建立健全机构星级评定制度和评估制度,进而设定“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的准入和退出机制。“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在通过医疗保险主管部门审核批准后,可列为医保定点和长期照护保险定点单位。
    (作者王 春系区人大代表,南京市鼓楼医院干部保健中心行政主任)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